salon36 > salon36 > 逆乱无神 > 第四十六章 大结局
    “沐……沐空。”蓝月玲已经没有了意识,只是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沐空地名字,小虎昏迷在旁边,不停地颤抖着,每一秒身体都会透明几分。

    “这是给予他们的优待,毕竟是我想象中地配角啊,有资格在痛苦中死去。”沐岳在空间中掌控着外界,随着他的力量,其他大陆,小世界,神界都开了萎缩与塌陷。

    “我到底算什么?!!!”沐空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如果一切都是眼前这个人的剧本,那自己的还是自己吗?可是看着蓝月玲弥留中的呢喃,为什么心却是如此的疼痛呢?这也是对方控制的了的吗?

    “轰……”愤怒中,沐空体内的黑洞不停地运转,爆发出来的力量狠狠地砸在了密闭空间地壁障上。

    “咦?”沐岳温和又冷漠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其他的情绪,他停了下来有些诧异地看向沐空道“本源之力在你身上竟然有了另一种变化,不错,不错……”

    沐空无法理解眼前这个自称为神的家伙的想法,他甚至认为即使是自己被仇恨侵蚀神智时候也没有对方疯狂,这种疯狂无视生命,无视危险,冷漠的令人恐惧。

    黑洞的力量随着沐空的释放,没有减少,好像无穷无尽一般,在轰击空间壁障的同时不停地变化着,进化着,破坏力一点点地变强,甚至让释放出这股力量地沐空都感到恐惧。

    但沐空没有收手地意思,他需要一个解释,即使是飞蛾扑火,他也要得到一个解释,那关乎他存在的意义。

    沐岳诧异的神情只是在脸上划过片刻,再一次恢复成冰冷却悲天悯人般的模样,沐空对空间的破坏他并没有在意,反而静静地等待着。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缘起缘灭,生死轮回都不过是南柯一梦,你竟然动了我的心境,我期待你的表现。”沐岳说着,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这个世界的倾覆速度瞬间加剧。

    天地的崩灭声,生灵身体的破碎声,蓝月灵和小虎痛苦的低吟声彻底地在沐空的心底炸裂开来。

    “呵呵,我们都是尘埃,是空气,是玩具,或者什么都不是,只是因为你创造了我们吗?”沐空眼看着熟悉的世界变得破碎不堪,心里突然却变得平静起来。

    沐岳的眼皮抖动了一下,似乎变得不再如之前一般古井无波。

    “虽然我们是由你创造出来,我们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在何时被谁掌控,我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可是你也不是自以为的无所不能!我就是你无法掌控的证据!”

    沐空的眼里冷的可怕,就算他所经历的事情只是别人安排好的剧本,他也绝不相信那些感情与亲情全是假的。

    “啪。”密闭的空间破碎了,与外面的世界同时破碎了,两个世界破碎的瞬间化为一股白色的力量注入了沐空的体内。

    黑洞的力量从狂暴逐渐变得温和,这是一种升华,也是力量到了极致的表现。

    到此刻,沐空已经知道了自己究竟是什么。他就是一股本源之力,这个世界也只是一股本源之力,或许按着沐岳的剧本走下去,待到他掌控世界的那一刻,两股本源之力融合,便会成为一种可以创造的力量吧。

    然而,因为他的懦弱,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两个人身处混沌之中,都如石头一样冷漠,沐空知道对方是神看待蝼蚁的冷漠,可却无法理解自己此时的心境。

    “你很让我意外,我以为你会是废品,没想到你会在最后关头走到这个地步。不错,世界的创造很繁杂,我能安排主角的命运路线,却无法掌控所有,情感这种东西在天道之外,天道无情同样无法掌控。”

    沐岳静静地诉说着,仍旧毫无情感的波动,仿佛刚才毁灭了无数生命只是将垃圾丢进垃圾桶一般。

    “混蛋!”

    看着沐岳一脸神圣与悲悯的样子,沐空的愤怒如火山喷发一般,黑洞在刹那间喷薄出来,覆盖了大片混沌,紧接着便要将沐岳侵蚀。

    “还差一点,你自己走出了一条新的路,可是你却不知它通向何方,所以你还无法打倒我。”沐岳的周围涌起了一片乳白色的力量,那是本源之力,一点点就足以演化世界。

    混沌中一黑一白静静地对峙着,形成了一方永恒静止的空间。

    沐空感受着黑洞的颤抖,他知道对方说的没错。一直以来,他都是在被动地接受本源之力的演化,从没有刻意地去壮大发展过。

    他的本质就是那颗本源之力化作的珠子,身体与经历只是沐岳设计下的产物而已,这也就意味着他从未主动地寻求成长,一直都是原地踏步而已,纵使这股本源之力已经演化成了另一种可怕的力量。

    半边的黑色世界就像在飓风吹击下的玻璃,开始出现了些微的裂缝,裂缝不停地增多,不停地变大。

    混沌无岁月,不知过了多久,黑色的部分仿佛是没有雨露浸润的大地,龟裂不堪。

    沐空虚弱地支撑着,背后的黑洞运行地越发缓慢,他无法明白自己的路在何方。他的过往,他的亲人,甚至他自己的存在都是虚假的,这让他很难看清自己的路。

    记忆在一点一点地模糊,脑海里的人影也变得不再那么清晰,可是早就该麻木的心却为何那么不甘?看着远处熟悉的父亲的脸,那万古不变的表情让人恶心生厌。小时候父亲慈祥、严肃的面容怎么也无法与之重合。

    “我到底想要干什么?报仇?报谁的仇?那是我的父亲吗?那是神,呵呵……“沐空不停地质疑着,无数纷乱的思绪摧残着他的神经,让他近乎迷失。

    白色的世界突然颤动了起来,向着黑色的那边发起了进攻,大片的黑色世界被白色侵蚀开来。

    沐岳已经没有了耐心,他希望通过沐空来看到力量的彼岸,可是沐空却已没有能力给予他答复了。

    没有生音,一切都在静默中发生,却更显得残酷。黑色已经被白色包围,只剩下小小的一块,如果从整个混沌上空看去,只能看见白茫茫的一片上有一个不起眼的黑点。

    黑洞已经不再运转,好像干涸的枯井,沐空仍陷在无尽的思绪中,对即将灭亡毫无所觉。

    “毁灭!我要把一切假的、虚伪的毁灭!我要把无情与冷漠毁灭!人就应该是人,人不需要神!”就在黑洞破裂的瞬间,沐空空洞的双眼突然睁的滚圆。

    破裂的黑洞仿佛入住了生机,快速的运转开来,小黑点瞬间成了星星之火,白色的世界上被烧的漫山遍野。

    “呵呵,这才是彼岸吗?”黑色的火焰灼烧在沐岳的身上,那张一尘不变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人性化的笑容。

    “空儿……”

    随着一声呢喃,整个混沌变成了黑色的世界。

    沐空呆呆地望着沐岳消失的地方,无力地躺倒在虚空里,那最后一声呢喃,就像小时候父亲叫自己的语气一样,那么慈祥,那么令人心痛……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