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n36 > 其他小说 > 茅山捉鬼笔记 > 第1095章 番外 要检验羹里有没有毒,有最简单的方法。
    时间再度回到两年前,当时,望月格格刚死,整个望月楼闹得一团糟。

    楼里哭声一片,当然仆人们哭并不是因为望月格格死了,他们伤心,而是因为望月格格一死,他们就集体失业了。

    因为女主人死了,望月楼肯定是闲置了。闲置的楼自然是不需要仆人的。

    而且望月格格个性苛刻残暴,对于她的死,相信仆人们也只是表面抹眼泪,其实暗地里无不拍手称快。

    尤其是王妈的死,仆人们嘴上不敢多说,私底下还是恨望月格格狠心。如果不是这睿亲王父女俩赶王妈走,可怜的王妈也不会自杀。

    望月格格一死,仆人们表面上围着她的尸体哭哭啼啼的,心里却开始为自己打算了。离开这望月楼,是再找东家还是投奔亲戚,得赶紧盘算好。

    仆人们自然是乱得一团糟,谁也没注意到,看门的老姚把望月格格喝羹的碗偷偷藏了起来。

    等睿亲王回来,众人又是一番吵闹,睿亲王吩咐请御医来看病,不过,仆人们都知道,望月格格已经是没救了。

    果然,御医尤智达来了之后,也只是确认了望月格格的死亡。

    御医走后,睿亲王呆愣片刻,叫过两个侍女,给望月格格沐浴更衣,自己则急匆匆地往清风观去了。

    老姚见睿亲王前脚刚走,后脚就揣着那只羹碗出门了。

    那羹碗里还剩下点碗底子,老姚把鼻子凑到碗底那点羹上一闻,有股子淡淡的苦杏仁的味道。

    老姚仔细看着羹里的东西,觉得还是不对劲,因为这熬羹的食材里没有杏仁啊,再说,即使有杏仁,熬出羹来也不会有这股苦味啊。

    既然这羹里根本没放杏仁,这苦杏仁味道是怎么来的呢?

    老姚捧着那只碗左想不对右想还不对。

    望月格格明明好好的,喝了这碗羹之后,立马就死了,难不成是这羹有问题吗?

    老姚站在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不知该何去何从了。

    这时,老姚忽然想起御医尤智达,如果这羹真的有问题,那么御医应该能检验出来。

    御医的家正好就在旁边一个小巷子里。

    于是他赶紧拐进那个小巷子里,嘭嘭嘭上前敲门。

    开门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仆人,老仆人道,“您找谁啊?”

    “我找御医。”

    “是瞧病吗?”

    “是,也不是。”

    老姚不知如何回答,只好答了个模棱两可。

    “那您跟我来吧。”

    御医尤智达正在厅堂里喂鸟,看见老仆人带着一个中年汉子走过来,急忙迎了上来。

    “老爷,这人是来瞧病的。”

    尤智达皱眉打量着眼前的汉子,觉得他有几分眼熟,又想不起他是谁了,看他面色不像是生病的,手里拿着一只脏碗,碗底还有一点羹,这人看上去还真是奇怪呢。干嘛拿着一只脏碗跑来看病呢?

    “哦,这位先生,您哪里不舒服?”

    尽管觉得眼前的人有一大堆古怪,尤智达还是很礼貌地询问他。

    “不,尤大夫,我不瞧病。您误会了,我是找您有事的。”

    老姚说完,看了眼站在一旁的老仆人。

    尤智达立刻会意,把鸟笼交给老仆人,“老李,去帮我遛遛鸟,今天天气不错,让它们呼吸点新鲜空气。”

    老仆人拎着鸟笼出去了。

    尤智达道,“有什么事?你说吧。”

    “尤大夫,我是望月楼看门的,今天格格死了,我觉得她死得实在是太蹊跷了。所以就把她临死喝羹的碗拿来给您瞧瞧。”

    老姚说着,把羹碗递给尤智达。

    尤智达把鼻子凑到羹碗上一闻,立刻闻到一股苦杏仁的味道。

    “你是怀疑她喝的羹有问题?”

    “是的,没喝羹之前,明明是活蹦乱跳的大活人,咋一喝羹就死了呢?”

    “那就是说,你怀疑有人在羹里下毒了?”

    “嗯。”

    “要检验羹里有没有毒,有最简单的方法。”

    “是什么方法呢?”

    尤智达从树上折断一小截树枝,然后用树枝把羹里的米粒拨出一些在地上。

    然后尤智达拉着老姚在一旁观看。

    不多一会儿,几只家雀发现地上的米粒,立刻唧唧喳喳地一通疯抢,可是,只眨眼的工夫,这几只家雀立刻倒地,一动不动了。

    看着地上的鸟尸,老姚激动地道,“看来这羹果然有毒啊。望月格格明明就是被毒死的。”

    尤智达点头,“这羹是谁熬的?”

    “这羹是福亲王的三福晋吩咐仆人特意熬给望月格格喝的,还派了侍女专门送来的。”

    “啊?居然是福亲王的三福晋派人送来的吗?”

    “是的。看来,是三奶奶毒死了望月格格,可是三奶奶跟望月格格无冤无仇的,甚至从未有过任何往来,她为什么要毒死望月格格呢?”

    尤智达见老姚情绪激动,急忙抓住他的手,嘘了一声,“小点声,注意隔墙有耳啊。”

    “可是尤大夫,我现在是真的想不通啊。不过,打今早三奶奶莫名派人来送羹,我就觉得有问题了。八百年不来往的人为什么忽然跑来送羹呢?”

    尤智达沉下脸,忽然感觉事关重大,于是他一把抓住老姚的手,低声道,“今天的事,你就权当是没看见吧,回去之后,你继续看你的门,就当啥事都没发生过。这样对你我来说,都是件好事。”

    老姚道,“尤大夫,这事明摆着有问题啊。”

    尤智达道,“你也活了一把岁数了,这世上有问题的事情多了。很多事情是没有必要去追究的,如果你一定要追究下去,说不定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我劝你还是忘记这件事。望月格格跟你非亲非故,你犯不着为了她丢了自己的脑袋。”

    老姚点头,“我明白了。”说完,叹口气,走出门外。

    路过垃圾堆的时候,老姚把那只脏碗扔进了垃圾堆里,长叹一声,“算了,就让这事这么过去吧。”

    可是没等他走出多远,便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凄惨的狗叫声。

    老姚惊讶地回头一看,发现一条流浪狗口吐白沫,正在垃圾堆里打滚,那翻腾和哀嚎的模样,跟望月格格几乎一模一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