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n36 > 都市小说 > 秋叶原拓荒史 > 第312章 【本季新番是小学生侦探?!】
    北千住第二日出小学。

    三年B组的教室里,课间休息的小学生们正在叽叽喳喳地说笑个不停。

    “喂,你们听说了吗?据说霓虹电视台的晚五点动画片档又要开新番了哦!”

    “哎?真的吗?还真是啊,《科学忍者大冒险》终于要完结了呢。话说回来,新番的动画名字是什么呀?”

    “这次电视台事前一直在卖关子,不肯透露一丁点儿新动画内容,快把我急死了!”

    “会不会是‘少年奔跑’大热门《名侦探克南》的动画版啊?”

    “开什么玩笑?一般漫画决定制作动画不是至少要出二十卷的单行本之后才会考虑吗?我的伯父是电视台的制片人,他以前跟我说过动画制作的内幕哦。”

    “哎呀,是这样啊!算起来《名侦探克南》才出到第十卷,如果真是按你说的那样计算的话还有的等呢……”

    “真是伤人脑筋哪!”

    ……

    一个梳着中分头的瘦子扒开人群钻了进来,一边吮着手中纸盒牛奶中插着的习惯一边神秘兮兮地看了看两个说话人。

    “吸溜吸溜!真可笑啊!吸溜吸溜!”

    “瘦子你说什么?”

    那个自称伯父在电视台工作的阿弘瞪大了眼睛。

    中分瘦子很快吸干了盒子里的牛奶,却故意卯足了劲儿把吸管吸得更响了。

    “吸溜吸溜!我说你根据你伯父告诉的那些个所谓的‘内幕’就妄下结论这件事,相当可笑哦!”

    “你说什么?你敢小看我?”

    “没有啊,我没有小看你哦,我只是觉得——鬼才信你的话哩!”

    分头瘦子本来只针对那个透露动画制作的阿弘同学,可是经过这番回应,一棒子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打翻了”。

    那些围观同学纷纷加入了战团:

    “你说谁是鬼?”

    “就是说啊,你也有伯父在电视台吗?”

    “听口气就像你知道新番是什么似的……”

    “我看啊,你是‘半两人说千斤话——好大的口气’!”

    “就是就是!我上次去过阿弘的家,我亲眼看见他家有好多好多动画的海报。阿弘说的话我是深信不疑的啦!”

    “你还是‘少年侦探团’的成员呢吧?什么臭屁‘少年侦探团’嘛?简直叫人笑掉大牙!”

    “哈哈哈哈……”

    本来分头瘦子还神情自若地听着那些在他看来不堪一击的回应,当他一听到攻击自己团队的言论,“噌”地一下子跳得老高,整齐的分头都激动地有些凌乱了。

    周围的同学看到他着急的样子,更是笑得震天响了。

    “我看看到底谁在这里嚣张?!”

    “嘭!”

    一把扫帚重重地击打在课桌上,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分头瘦子回头一看,说话的人正是“侦探团”的二号人物——胖大雀斑男,他心里感觉莫名的委屈,甚至都快要哭了出来。但是也因为有了自己人前来增援,他又得到了莫大的勇气,就又把胸脯挺得老高了。

    周围的同学都忌惮胖大雀斑男的武力,声音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我说你们不要仗势欺人哦。”家里有些背景的阿弘并不害怕“侦探团”成员的威胁,他皱着眉头直视着对方两个人,甚至把“二号人物”也瞪得有些发毛。“你们不相信我说的话,那你们有什么依据吗?”

    “嘁!当然……”胖大雀斑男双手把扫帚撑在地上,瞪着眼刚想回答时,眼珠突然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随即斜眼望天道,“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你?”

    “哼!我看明明是你们拿不出让人心悦诚服的证据,自己先认怂了吧?”

    “喂!你给我注意你的遣词用语!”生着雀斑的胖子一挥手把扫帚扬了起来,满目狰狞道,“我允许你再重新组织一下你刚才的话!”

    “你们说不过别人还要依仗人多动手打人么?”阿弘抄起一把直尺,不甘示弱地和对手针锋相对。

    “住手!”

    一声嘹亮的命令回响在整个教室。

    同学们循声望去,传来的方向是一张五官远离得超级夸张、鼻涕从鼻孔流出摇摇欲坠的脸。

    大家的嘴巴都张成了“O”型的间隙,五官远隔鼻涕男轻轻地向旁边一闪,后面显出另外一张脸来!

    是“胆小鬼阿正”!

    确切地说是之前的“胆小鬼阿正”、现在做了“北千住第二日出小学少年侦探团”团长的松岛正人!

    “老大!阿弘他……”胖大雀斑男满脸的惊恐,慌忙向“一把手”汇报场上的局势。

    阿正摆摆手示意他闭嘴,然后劈头盖脸地对着陷入这场纷争的团员一通数落:“老二,老四,咱们‘少年侦探团’的章程和纪律是怎么说的来着?你们难道都忘了吗?还有之前我有没有给你们强调过注意事项?”

    刚才气势逼人的胖大雀斑男和分头瘦子此时站得笔直,唯唯诺诺地俯首称是,和刚才的二人简直判若他人。

    3年B组的人其实一直对捣蛋鬼集团的胖子、瘦子和鼻涕虫在不久前突然驯服地拜倒在班里最鶸的阿正脚下尊他为老大、并且浪子回头改邪归正般地脱胎换骨不明所以,所以他们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更加惊奇得不知说什么好了。

    “阿弘,得罪了!”阿正朝手拿直尺的阿弘一拱手,朝自己的团员大手一挥,准备收尾了,“回去再教训你们!哼!快回到自己座位上去!”

    “侦探团”一行四人就在整理队型准备离开之际,阿弘得寸进尺地发了声。

    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

    “哎呀,大家快瞧!‘神探团’合着就是一群‘怂包团’嘿!事情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完了吗?《名侦探克南》到底是不是新番哪?这可是关系到你们‘侦探团’逻辑推理靠谱与否的名誉问题呀!要不要打个赌呢?”

    阿弘一顿伶牙俐齿的挑衅,引得其他围观同学纷纷起哄架秧子:

    “哦!就是哦!果然关键时刻大侦探们就只知道认怂啊喂!”

    “和你们这几个渣渣比起来啊,我们可更相信阿弘和他的伯父呢!”

    “阿弘,跟他们打赌!为什么不打?和他们赌一个星期的早餐钱!”

    “哦!打赌咯!我押阿弘赢!我赌一个星期的早餐钱!”

    “我也参加!”

    “我也参加!”

    “都别乱嚷!我来记一下下注的情况!”

    ……

    一帮看热闹不嫌事情大的好事小学生根本没等另外一方是否同意,就单方面地积极踊跃地参与到这么一场“猜新番”的活动中来了。

    松岛正人看看这帮群情激昂、陷入疯狂的小学生赌徒,又看了看手下脸上紧绷着的“怪异”神情,脸上闪过一丝不为人注意的狡黠微笑。

    很明显,事已至此,他们“少年侦探团”想全身而退已经是不可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