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n36 > 历史小说 > 逍遥小书生 > 第六百六十八章 让我一个人静静
    “你,你们,你们别过来,我是本县县尉,朝廷命官,你们要是敢对我怎么样,就算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朝廷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江子安脸色苍白,看着向这边走过来的蓝衣人,不断的后退。

    此刻,他所带来的近百名衙役民壮,已经全都躺在了地上,当然,那些黑衣人也所剩无几,此刻还能稳稳站着的,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该死的!”

    蓝衣人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回头看着某个方向,冷声道:“追!”

    几名站着的黑衣人,跟在他的身后,向前方急掠而去。

    剩下的那些黑衣人互相搀扶着站起来,轻伤的背起了重伤的,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面上。

    “都没事吧?”江子安急忙跑过去问道。

    片刻之手,他才松了一口气,这些手下虽然都狼狈了一些,但好在那些人没有下死手,最严重的,也不过是一些皮外伤而已吧。

    他抬头看了看城门的方向,喃喃道:“李兄现在,应该已经出城了吧?”

    与此同时,那名蓝衣人看着紧闭的城门,以及城门口两列兵士,脸色阴沉,极为不甘的说道:“撤!”

    永县之外,山林中的一处小道上,李易骑在马上,回过头,担心的看着柳二小姐,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没事。”

    柳二小姐咬着嘴唇,摇了摇头,一头从马上栽下。

    李易面色一变,急忙飞扑下去,堪堪将她接住。

    月色下,看不清楚她的脸色,李易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脸色再次一变。

    “好烫!”

    他转头四处望了望,除了不知名的虫鸣之外,山林一片寂静,刚刚逃出永县,荒山野岭,连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也没有一道人影,到哪里去找大夫?

    “今天果真是运气好,那商队看起来虽然小一点,却是一只肥羊,没想到这大晚上的,荒山野岭也有人路过,老子就说,这永县,才是老子的福地!”

    一道黑影从树上跳下来,锃光发亮的脑袋在夜色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伸手一指前面的书生,大声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兀那书生,赶快把你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呦,还有匹马,不错不错……”

    李易将柳二小姐轻轻的放下来,三息之后,他一只手掐着那光头山贼的脖子,冷声问道:“哪里有大夫?”

    “大侠饶命!”

    光头山贼脸色苍白,颤抖着说道。

    “张嘴。”李易手掌微微用力,那山贼立刻张开了嘴巴。

    下一刻,光头山贼就感觉有东西进了他的嘴里,脸色一变,问道:“大,大侠,这是什么?”

    李易放开手,冷冷的说道:“含笑半步癫,十二个时辰之后,若无解药,你就会大笑不止,直至全身溃烂,经脉尽断,爆体而亡。”

    “爆,爆体而亡……”

    噗通!

    光头山贼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李易踢了他一脚,说道:“现在,带路!”

    ……

    夜色中,一老者捂着胸口,从数丈高的城墙上一跃而下。

    他最终还是没有杀死那道姑,虽然刚开始便偷袭得手,但是那一击并没有取得他预想的结果。

    那道姑的实力本就超过他一些,又有那一群难缠的小鬼,并且越聚越多,最终也只能将她重伤,在意识到今日不可能取她性命的时候,便主动的放弃了。

    “将那道姑重伤,也算是完成任务了吧?”

    老者从怀里掏出一块布包,扔了一块奶糖在嘴里,总觉得他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

    他将事情的经过在脑子里仔细的滤了一遍。

    根据那位二小姐所说,如果那道姑真的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就立刻出城,用最快的速度逃走,日夜兼程赶往京都。

    就算那道姑追来,自己一个人对付那道姑,还有些不足,但再加上那位二小姐,总是能立于不败之地。

    如果那该死的道姑没有中计,就执行第二计划,先将她重伤,那些杂鱼随手便能解决,然后再护送他们出城……

    忽然间,老者的脚步一顿,怔在了原地。

    “妈的!”

    他猛地一拍脑门,不由的开口骂了一句。

    刚才只想着去杀那道姑泄愤,竟然将最重要的目的忘了……

    不能把他们安然的带回去,他还是交不了差啊!

    老者咬着牙,恨恨的骂了一句:“这该死的道姑!”

    ……

    永县县令站在还在熊熊燃烧的如家客栈门口,脸色阴沉无比。

    那客栈掌柜此时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描述那些歹人是如何在客栈内械斗,又是如何一把火烧掉客栈,可怜他一把年纪,这一点儿家业,一夜之间付之一炬,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永县县令沉声问道:“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

    “小老儿只记得为首的人是一个道姑,还有她那些穿黄衣服蓝衣服的手下……”

    老者的供词,很快就得到了周边邻居的确认。

    毕竟那些奇装异服的人在他们眼前已经晃了一天了,想不注意到都难。

    “就是他们!”

    江子安从一旁走过来,大声道:“吴大人,本官刚才从县衙过来时,在街上看到数十人竟敢当街杀人,为首愕便是一名蓝衣人,幸亏本官及时赶到,才避免了惨剧发生。”

    永县县令点了点头,说道:“朝廷有公文下来,说是长安县伯李易被一道姑从京城掳走,可能已经到了蜀州,如此看来,应该便是那道姑了。”

    江子安怔了怔,问道:“李易,被掳走?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概在一个月前。”永县县令开口道:“朝廷让我们一旦发现他们的踪迹,要立刻救援,蜀王殿下也刚刚发下命令,一有消息,马上向他禀告。”

    江子安似乎还没有从那个消息中回过神来,愣了一下之后,脸上才浮现出古怪的表情,喃喃道:“李易啊李易,真是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片刻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脸色变了变,问那掌柜道:“你说的道姑,长什么样子,身边还有什么人?”

    “大概有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身边,有一个总是穿着白袍的年轻人……”那掌柜立刻如实相告。

    江子安立刻问道:“是不是姓方?”

    “对,对!那位姓李的公子,是叫他“方兄”来着。”掌柜马上说道。

    江子安继续追问:“姓李的公子,可是叫做李轩?”

    老者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小老儿就不清楚了。”

    江子安的呼吸变的有些急促,问道:“你再想想,他们来的时候,都有什么人?”

    一名伙计走上来,说道:“小的记得,那位姓方的公子早就在这里了,昨天除了那道姑和那些奇怪的人以外,还有一位公子来着,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江子安迫不及待的问道。

    “只是那位公子的长相……”那伙计想了想,摇头说道:“可能是第一天是晚上,我看错了,总觉得那位公子第二天的长相有些不一样……”

    江子安怔怔的站在原地,脸上表情木然而呆滞。

    “江大人,你怎么了?”永县县令看着他,疑惑的问道。

    “没事……”江子安摇了摇头,说道:“吴大人,本官刚才和贼人激斗,消耗过大,现在想一个人静静,这里就交给吴大人了。”

    江子安说完就转身离去,背影落寞而萧索。

    永县县令看着他离去,满脸愕然……

    月光清冷,洒在蜀州,洒在永县,也洒在距离县城里面,一处废弃已久院落的枯井里面。

    “有没有人啊……”

    方姓男子鼻青脸肿的躺在井底,抬头望着井口,有气无力的说道。

    在他的身旁,几名不是摔断了胳膊就是摔断了腿的蓝衣黄衣人抬头望天,声音嘶哑的开口。

    “有没有人……”

    “救救我们……”

    “娘娘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