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n36 > 言情小说 > 六零小娇妻 > 1087高原反应
    沈娇看了一会儿闹剧就没兴趣了,关紧了窗户继续睡觉,这两个女人都不是好东西,就让她们去狗咬狗,最好是两败俱伤才解气呢!

    两败俱伤当然是不可能的,黄师傅把俩人拉开了,他让黄婶拿两块钱出来,就当是徐光辉的医药费了,徐婶自然不依,大吵大闹的。

    最后又是万能的街道主任出面解决的,让黄家添了三块,总共补给徐家五块钱,五块钱其实也很不少了,可徐婶极不满意,她的心理价位可是一百块,五块钱有个毛用。

    徐婶不乐意,黄婶更不乐意,她五毛钱都肉疼得紧,五块钱简直比拿钝刀子割她的肉还要疼。

    “不要更好,主任你看拎清啊,不是我家不出钞票,是她自已不要的啊!”

    黄婶将五块钱迅速收进口袋,动作比魔术师还要快,大家伙看都没看清,黄师傅也不出声了,他比妻子更肉疼,既然徐婶不肯收钱就最好,五块钱省下来给儿子走动关系,不管花多少钱,他们都要把儿子救出来。

    为了宝贝儿子,这两口子已经不在乎钱了,只要能够保住儿子的命,倾家荡产都在所不惜。

    徐婶自是不依的,又开始尖着嗓子叫骂了,街道主任烦不其烦,发了一通脾气,倒是把她给震住了,徐婶接受了五块钱,骂骂咧咧地走了,下面也恢复了清静。

    沈娇长舒了口气,可算是消停了,只是她也再睡不着了,索性起床织毛衣,毛衣是给韩齐修织的,用的羊绒,保暖效果好,也不知道高原那边有多冷,多备着点儿总是好的。

    她虽然不知道韩齐修的具体地址,可东西却是可以寄的,韩齐修说只要寄到南平就行,那边会有人给送过去,信件也一样。

    毛衣已经织了快一半了,咖啡色的细毛线,她特意买了细的,这样织出来的毛衣弹性比较好,也更加保暖一些,想到远在高原的韩齐修,沈娇心中黯然,叹了口气,止不住的相思滚滚而来,也不知上回寄过去的牛肉干和牛肉酱,他收到了没有。

    雪域高原

    内陆此时的天气还有些热,可这儿却冷到了骨子里,白雪皑皑,岩壁上还挂着晶莹的冰川,有些冰川甚至上万年,真正的万年寒冰,长年不化。

    在这片神秘的雪域,除了白色还是白色,没有植被,连苔藓都看不到,也没有动物,静寂得如同死域一般,甚至就连飞鸟路过此处,都会匆匆而过,连叫都不叫一声。

    雪山深处,却能隐隐看见众多黑点,待走近就能看到竟是一片片低矮的帐篷且数目还不少,这儿便是韩齐修负责的血鹰大队临时基地了。

    韩齐修正带着手下在拉练,初到高原他并不急着进行强规模训练,而是要逐步锻炼士兵的抗高原能力,不是从小在高原长大的人,就算是身体素质再好,都不可能一下子适应高原,特种兵也不例外。

    当初他也一样适应不了高原,连站都站不起来,在高原呆了一个月才渐渐适应,甚至比当地人还要耐高原,其中的艰辛只有他自已才知道。

    “坚持,还有最后一里,咬牙也给老子跑完!”韩齐修冲士兵们大吼。

    一群士兵铁青着脸摇摇晃晃地跑着,不能算是在跑,应该说是在走,似喝醉了酒一般,有些人实在坚持不住了,直接躺倒在地,再也不想爬起来,还有些人则不住地呕吐,几乎溃不成军,能坚持下来的微乎其微。

    “坚持!你们是想被退回去吗?我只给你们一个半月时间,现在过去了半个月,如果你们还不能适应高原,那就只能回去了,我的血鹰大队容不下废物。”韩齐修冷冷地说着。

    他自已当年的适应时间是一个月,所以他给手下士兵放宽了半个月,如果在一个半月里还不能适应,只能遣送回原部队了,他韩齐修要不起这种意志不坚定的手下。

    这些全国选拔而来的血鹰成员都是各部队的顶尖存在,身体素质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比普通人要强悍几十倍,只要意志坚定,高原反应就没有克服不了的,不能克服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意志不坚。

    他的血鹰里绝不允许有意志不坚的人抹黑!

    身为血鹰,就必须得拥有钢铁般强悍的意志,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站起来继续杀敌!

    韩齐修的话刺激了大家,大部分人都强撑着站了起来,继续以蜗速向前跑着,尽管他们一边跑一边呕吐,甚至连跑道都看不清了,但他们还是坚持着。

    成为血鹰是每一位士兵最崇高的理想,他们历经千辛万苦才来到这儿,怎么会甘心被退回去?

    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这片雪域!

    “去他见鬼的高原反应,老子不怕你,老子是血鹰!”

    突然一位士兵狂叫起来,发狠般朝前冲去,似射出去的子弹一般,跑得贼快,韩齐修面色微变,暗叫不好,忙跟着冲上了前,只是这士兵似吃了春药一般,速度惊人,韩齐修也费了好半天劲才追上。

    “咚”

    韩齐修恼火地一拳头揍在了狂跑的士兵后颈,这位士兵应声而倒,脸已经变成青紫了,呼吸微弱。

    “军医!”

    韩齐修从旁边扯过氧气罩,给士兵戴上了,再扯了一嗓子,早在旁边候命的军医跑了过来,跑得并不快,可还是跑得气喘吁吁,事实上来高原的军医也是经过特意选拔的,身体素质不好的根本就来不了,否则韩齐修就要拽着管曰过来了。

    只可惜管曰现在是有妻有女万事足,根本就对血鹰血狼啥的不感兴趣,而且他的年纪大了,也吃不消高原的凌虐,不过管曰还是推荐了自已的徒弟,一位十分优秀的年轻军医,姓孙,刚从西南战场撤回来的,有着十分丰富的战场救援经验。

    孙军医好不容易才跑到韩齐修面前,给晕厥士兵开始检查,脸色有些沉重:“很危险,得赶紧送下去。”

    韩齐修脸沉了下来,这已经是第十个了,才半个月就有十名士兵因为严重的高原反应给送下去了,送下去就意味着脱离了血鹰的队伍,再也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