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n36 > 言情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第1129章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
“我们这样,把昨天机场发生的事告诉虎子,顺便问问虎子什么时候回来。”林妈妈说着就要拿出手机来,给人打网络电话。
    林风直接飞扑了过去将手机一抢:“妈,虎子办休学也是很忙的,不要打扰人。”
    开什么玩笑,那么丢脸的事情,还要告诉云虎!?
    他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累计出来的成熟形象岂不是全都毁了。
    这真的不是亲妈!
    哪里成想林风阻止了自家老佛爷,却阻止不了另外一位。
    就在他们两个人说话的时候。
    云氏那边已经把网络电话打通了。
    走在河边,正要去办理一些休学后续事宜的云虎在看到微信上的语音信号之后,心里早已有了准备,家里面会为这件事来找他谈。
    只是让云虎没有想到的是,在接通之后,母亲的声音听上去竟意外的好:“儿子,你什么时候回来?”
    云虎顿了一下,意外的挑了挑眉头:“手续还要办两天。”
    “早点回来,你是不知道,昨天你走的时候,林风在机场都哭了。”云母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含笑看向了一旁的当事人。
    林风闻言:……
    隐约能听到那边传来的嗓音,带着淡淡的笑意:“哭了?”
    “可不是,哭的可伤心了。”云母嘴角越勾越深,明显是在打趣林风。
    林风一脸求你阿姨,不要再说了的表情。
    在没有接通这通网络电话之前。
    那些压在云虎心里的深沉,像是突然之间消失了。
    机场那天,那个人表现的太风轻云淡,淡到他以为他根本不在乎他会不会离开。
    林风所表现出来的成熟,在那一瞬间真的让他有点心慌。
    但现在,心里的那颗势头像是找到了落在了地上一样。
    长期以来压在胸腔上的生闷感也随之烟消云散。
    “妈,你替我告诉他,我很快就回去。”
    林风心想哪里还用告诉,你们这样讲电话我完全能够听到好吗。
    真丢脸。
    林风觉得再听下去,还是挺丢脸的,干脆起身道:“我出去了。”
    不料,声音被电话那头的人听了去。
    “他也在?”云虎停下了脚步,眉眼舒展开来的时候,总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这让同样在河边游走的外国学生们都纷纷回头。
    很多人在国内看到外国人都会觉得特别稀奇。
    其实同样的在国外,一些人遇到出色的东方人,都会感兴趣。
    无论是从身高还是相貌上,云虎都非常符合时下的审美。
    当他停下来讲电话,尤其是唇角勾起的时候。
    不少当地的女孩子都在议论,毕竟云虎那一笑,实在是帅的很。
    “妈,麻烦把电话给他。”
    隔着电话听到这道声音的林风,立刻把手机一拿,就想溜。
    现在通话?
    在云虎刚知道他哭过之后。
    这也太不爷们了。
    靠!
    要不说坑娃吗。
    林母在林风要走之前,就拉住了他身后的衣领,那样一下子,林风就被拉力弹回了沙发上。
    “怎么?不敢接?”
    亲妈还给他用激将法。
    作为一个爷们有什么不敢接的。
    林风伸手将手机拿过来,原本还霸气十足的很。
    等到那边的嗓音传过来,那底气就有点不够。
    “听说你想我了?”
    听到这六个字,林风直接有点炸:“我说你也太啰嗦了,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林风的脸上都有些不自在。
    “尽快。”云虎慢条斯理的很:“林风。”
    “做什么?”他这还想快点挂电话呢,突然之间叫一声他的名字是什么意思?真尼玛的尴尬。
    云虎偏头,嘴角勾了一下:“你该不会是害羞了吧?”
    “谁害羞了!你笑什么笑!”林风直接转移话题:“行了,快点去办你的休学手续,整队都在等着你,我挂了。”
    语落,林风利落的收了线,再也没有给林妈妈将他拽回来的机会,直接朝着外面大步走了去。
    没想到,越走脸上越烫,最后把手往墙壁上一撑,都怪虎子说什么害羞不害羞。
    另一边,被挂了电话的云虎,却再也没有停止过嘴角上的笑。
    所有人都在猜测,到底手机那边讲电话的是谁,能让一个人这么开心。
    一些知情趣的女孩子,俨然已经看出了这其中的眉毛,放弃了再去搭讪。
    可有一件事,从那天开始。
    不仅仅是大黑桃,就连秦漠都像是失踪了一样。
    电竞协会给的抉择,虽然现在的帝盟比起之前来,有了不少的提升,但是这是亚洲赛和国内赛不一样,要以华夏最强战队出战,如今的帝盟还不行,必须要有秦漠这个队长在,至于黑桃z,性别不影响参赛。
    这是一个好消息。
    对于所有的黑桃粉来说。
    都从内心深处松了一口气。
    他们最怕的就是黑桃z不能继续再比赛。
    封逸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连续一天没有睡觉的他,松开领带,靠在办公椅上带着笑意入了眠。
    他就知道帝盟不会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停止。
    代表华夏参加亚洲赛。
    那是他一直都想看到的事。
    现在终于能实现了。
    这一次是帝盟离梦想最近的一次。
    不知道你没有试过一件事。
    很想达到一个目的地,遇到过很多挫折,甚至好几次都要放弃。
    如今终于,要达到彼岸了。
    实际上从事情出现开始,网上的粉丝们都在等着能从秦神那里得到一些回复。
    这么大的事情都出来了,按照他们秦神的个性,肯定要抓住机会撒狗狼才对。
    然而,谁都不知道为什么,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很多人按耐不住的在网上艾特起了秦神。
    仍然没有任何的回应。
    “怎么回事?大黑桃是女孩子,秦神不是应该开心吗?”
    “只有我觉得大神是失联了吗?”
    “总感觉这情况和三年前帝盟要参加全国大赛之前一样,那时候秦神也像失联了一样。”
    “楼上的你不要吓我。”
    “我就说个猜测,不一定。”
    唯有萧景在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放下手上的锻炼,抬起眸来,给军区的父亲打了个电话。
    得到的消息,一级机密,就连他也不清楚这次是什么,让他不要问了。
    听到这里,萧景已经明白了,确实有大事发生。
    没有错,确实有大事发生。
    从城堡刚回来,秦漠的车还没有停稳,就看到了停在别墅外的那辆军车。
    穿着一身白大褂,内里衬着军装的男人,拉开了车门看着他:Boss,我需要认真的了解一下你的心理状况,聊聊?”
    秦漠当时开着的车还是兰博基尼黑,作为一个尽责的智能导航,还是很靠谱的:“从这个人的语调上分析,来者有那么一点点不善。”
    心理医生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嘴角一僵,朝着兰博基尼看了过去,什么情况,现在连车都能开口说话了?boss是从哪里弄来了这么一辆车!?
    “他就是个坏人,没善意很正常。”秦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下车,手臂搭在车窗上,眉眼自带清贵:“我心情不好,不想和你聊。”
    每次心理医生在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都特别想要崩溃,Boss真的是比那些罪犯都难聊。
    这么直白,他要怎么下嘴。
    想了想,心理医生还决定,请求外援,将手机的视频打开:“Boss不想和我聊,那他呢?”
    那一段视频并不清晰,甚至因为拍摄条件不允许,还有一些晃动,以至于那画面质量特别的吵杂。
    “这是我们派到金三角的卧底在临牺牲之前,传回来的唯一一段视频资料。”
    那是一个巨大的制毒基地,能清楚的看到那一片片种植的去全部都是罂粟。
    花开的正旺,能够看见那四周巡逻的持枪武装雇佣兵,连他们的眼神里带着特有的杀气,碰到不听话的采摘农,直接用枪镇压,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口罩,除了那手臂上的纹身,能够透露出一点信息来除外,其余的,无论是从相貌和服饰都看不出来这是哪个组织。因为在境外的金三角地带,这样的佣兵组织太多了。
    但没有哪个恐怖组织敢这么的嚣张,不仅仅是提炼贩卖,而是在那个画面里有一群游客误闯了进来,游客们清楚的表明了自己的身份,甚至在对面抬起抢的时候,跪在地上求饶。
    那些佣兵连理都没有理,一阵横扫之后,大声嚷嚷着:“我们杀的就是华夏人,断我们财路的都该死!”
    他们说的是外语,由于是小语种听上去自带一种狂妄。
    旁边有人提醒:“别杀华夏人,你这样做被那边的人知道,我们会被打压的,以后生意更没得做!”
    “怕什么?一群华夏猪有本事让他们来金三角,弄死他们!杀几个华夏游客算什么!”
    说着,那人一抬手又朝着已经躺在地上的游客一阵横扫。
    惨无人道的做法让看了视频的人,都会感觉到心里一阵震。
    更不要说被杀的是自己的同胞。
    秦漠看着那个视频,放在窗外的手一点跟着一点的攥紧,眸光也跟着渐渐的冷了下去。
    心理医生在旁边看着,眸光里带着探究。
    秦漠不用看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你不用拿这段视频来试探我,还是想看我有没有受心理暗示的影响,还是刚才的话,我心情不好不想聊,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
    “拍摄这段视频的同志已经牺牲了,我们现在完全不清楚那边是什么动向,让人最为担心的是从那边传过来的资料中明显的表明了在边境上的一所学校,已经有不少人被他们的头目进行了心理控制,最严峻的情况就是要如何保护这些人质的安全,还有就是卧底过去的其他两个人,已经叛变。只有一来我们在那边所有的部署都被破坏掉了,boss,秦上将军衔在身无法出境,他让我来问问你,这场任务现在只有你能做,你答不答应回部队。”
    秦漠抬眸,没有说话,
    心理医生收敛了之前探究的目光,认认真真的道:“boss,我们都在等你回来。”
    没有光,时间过的快。
    一切都和三年前一样。
    安老子坐在别墅里,檀木做的摇椅半躺下,透过大窗能清楚的看到外面停放着的那辆军车。
    他喝了一口茶,看着眼前的外孙:“还是决定跟他们走?”
    “嗯。”秦漠的嗓音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
    安老子侧过头去:“我以为你早就放弃了要做一个军人,公司在你手上办的有声有色,你又对电竞这一行这么上心。”
    “没有。”秦漠放下手中的茶杯:“只不过我自己比较喜欢打游戏。”
    安老子叹了一口气:“看来我是劝不住你了,回头你给我去问问你爸,你到底是不是他亲儿子,这样没人去的任务,他才想起你来。”
    “我最熟悉的金三角那一带的地形,由我去执行这个任务危险最小,对方有心理方面的专家。”秦漠站了起来道:“人质不太容易被解救。”
    安老爷子越听越像是三年前的那个时候:“你身上已经没有军衔了。”
    “如果需要,我随时都可以重新佩戴上。”秦漠双眸深黑:“这也是你让母亲嫁给秦家人的原因,外公,我是安氏的外孙,更是秦家人。”
    安老爷子知道他根本阻止不了自己的外孙。
    想了半响,走到木桌前,拉开了其中的一个抽屉,将一个护身符拿了出来。
    那个护身符看上去时间就长的很。
    “以前你每次去执行任务都会拿着它,我以为你不会再需要它了。”
    秦漠将护身符接过。
    安老爷子看着那道消失在门前的挺拔背影,抬起头来,朝着楼上看了过去。
    那里站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安影后。
    原来她一直都在,只不过她太清楚自己的儿子要去执行的是个什么样的任务,她怕她一出现,就会想着要阻止他。
    车子发动的声音响起。
    原本停在别墅外的兰博基尼跟着另外一辆车没入了浓郁的夜色。
    而薄九,就在第二天得到了同样的消息。
    交易消息的地方,总会让人意想不到。
    很多人都以为是在黑暗中进行,实际上并不是。
    第五道最繁华的地方,
    到了下午,简直就是所有购物者的天堂,在这里你能看到许许多多不同肤色的人在这里买买买。
    Ck,lv等知名大品牌在这里应有尽有。
    尤其是名表店更是金碧辉煌的很,一块私人订制的手表卖上几万美金一点都不稀奇。
    在那其中的一家名表店,非常的引入注目,是因为它充满了东方气息。
    老板穿的是唐装,表店里只有两个店员,穿的也都是旗袍。
    带着黑色的蕾丝手套,将表带做着调整,问出来的话却是和表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白道上的事,是这个数,****上的事,是这个数,客人想问****还是想问白道?”
    第一次来买表的人,有被吓的直接走的,也要好奇多问一嘴的。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客人,在这里的规矩,就是有钱就能买消息。
    只是规矩之外,还有特例。
    当一个穿着红色t恤的银发少年走进来之后。
    那边有一个店员就顿了一下,迈着修长白皙的长腿走了过来:“客人,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薄九抬手将那店员的手了过来,在她的掌心处放了一个银制的u盘,那u盘的形状十分与众不同,是一个z字。
    “来找你们老板拿之前定好的消息。”
    买表的大厅都是有摄像头的。
    在薄九的话刚落下。
    名表店的老板就踱步走了出来,明明是穿着唐装的美男子,头上偏偏夹了个卡子,倒是很像是漫画里的人物,让人看不出来他到底多大。
    “z?真稀奇你会亲自来。”
    那老板打量着眼前带口罩的少年:“进来吧,消息已经准备好了,这一次肯定让你觉得物超所值。”
    薄九看上去很酷,推开一扇门之后,别有洞天的感觉。
    “啊咧,之前我得到的消息在哪里来着?”唐装老板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
    薄九找了个位置坐下:“你老年痴呆的症状越来越明显了,姓唐的是不是都这样。”
    “怎么可能。”美男老板手指一动:“刚想起来,我存进u盘里,还有z,我在网上就和你说过,不要谈及我的年龄。”
    薄九挑眉:“大叔,电子产品,你除了会上个qq,不是什么都不会吗?”
    “时代在进步,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已自学成才。”美男老板说着,伸手点开了文件。
    紧跟着视频就跳了出来。
    同样不是很清楚,却比之前心理医生得到那段视频要长。
    薄九越看双眸越冷,直到她看到雇佣兵手臂上那个冒着一道红线的纹身,突地开了口:“这里,停一下。”
    啪。
    美男老板定格住了视频上的画面,偏过头去,做着解释:“这是一个很老的组织,前段时间一直都在睡眠中,大概是觉得钱赚的不够多,又把手伸了出来,怎么,看你的表情,认识?””
    推荐一本文《隐婚99天:首长,请矜持》
    作者:万里里
    她步步算计,骗光了他的所有第一次,留下所有财产逃之夭夭。
    谁知第二天,她被人架着刀子上了教堂。
    他高调宣布:“要么嫁,要么死。”
    “嫁嫁嫁!我嫁还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