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n36 > 言情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第1069章 霸气的翟华
看到儿子提到田东,自家公公和男人都没有反对的意思,苗靓对这个田东还挺有期待感的。
    翟家的其他人高兴了,唯独作为主角的翟华拉长着一张脸,只差没在自己的脑门上写上:我很不爽这四个字了。
    田东,谁啊,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直等翟华被翟升武力镇压,把乔楠抱回自己房,翟华郁闷十足地躺在床上时,突然喊了一声:“难道是东子?”
    “东子,东子是谁?”在另一间房,乔楠窝在翟升的怀里,两眼亮晶晶地看着翟升:“这个东子,好像从来没有听你们提起过啊,长得帅不帅?”
    翟升眯了眯眼睛:“你很关心他长得怎么样?”
    “当然关心啊,虽然说,我们做人应该更注重内涵,但是对方也有外在美,颜值高的话,不是更好吗?不然的话,我担心以后你的外甥会长得惨不忍睹。”看到翟升的脸色不一样,乔楠没好气地拍了翟升一下:“你不是吃醋吧?我会这么问,那不是在关心翟华姐吗?”
    面对一个帅哥,总比面对一只青蛙好吧。
    “翟华姐虽然从卫德这个大坑里爬出来了,可她的心情还没变好呢。假如这个东子,长得好看一点,那么两人成功的机会,不是更高一点吗?”
    翟升还算满意乔楠的这个回答:“当你说得通。”
    “既然觉得我说的通,那就赶紧给我说说,这个东子是怎么一回事情。你说东子是翟华姐给自己订下的小老公,翟华姐怎么还跟卫德扯一块儿,今天还大有记不起东子是谁的意思?”感觉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啊。
    “小的时候,我跟翟华的玩伴比较多,东子也是。”
    “都是发小。”一堆的发小:“那就是说,东子跟翟华姐是青梅竹马吗?”
    “不算,东子从大院里搬走得挺早的。他们一家子当时去了美国,直到今年才回来。东子走的时候,翟华才七岁。”都已经二十年的事情了,翟华的身边围绕着那么多的人,也难怪把东子给忘记了:“用确切的说法来形容,东子不是翟华的小老公,而应该是小媳妇儿。”
    翟华从小性子就野,跟个男孩子似的,又是在翟老爷子的身边长大,所以一直缺少一个女性的长辈来教导影响她。
    翟华小小年纪,倒是知道有男女之别,但性别意识不是特别强。
    如果说,小时候的翟华就像是个假小子的话,那么只比翟华大了两个月的田东,就像是一个假姑娘。
    跟翟华天天天往撒野,小脸晒得黝黑不同,田东性子比较安静,不怎么吵闹,能够一直静静地跟在田老爷子的身边。
    有人喊他,田东就露着小米牙,腼腆地笑一笑。
    在一堆皮小子的对比之下,当时田东可是出了名的乖孩子。
    翟升从小也没翟华野,性子同样静,可他的脾气没田东那么好,别人逗他,他从来不给一个回应,被惹急了,就拿后脑勺对着人。
    就因为田东太安静,性子软合,所以偶尔会有人开玩笑说田东要是个小姑娘,那就美了。
    这么白白净净,长得好看,脾气又安静的孩子,真的一点都不像是个男孩子。
    田东文静得像女孩子,翟华野的连皮小子都叫她老大,想当然的,也有人开玩笑,翟华跟田东的性别,真正是弄错了。
    就因为这个原因,长辈们一提到孩子,说起翟华,就一定会提到田东,夸赞田东的时候,也一定会顺带一句翟华。
    哪个孩子没有个犯熊的时候,更别提,小的时候,翟华可是一个正宗的熊孩子。
    总这么被长辈们放在一起比较,讨论,才五岁的翟华不高兴了:“东子,你真的是男孩子吗?”看着站在自己对面,小脸白净,衣服整齐的三头身娃娃,翟华的语气一点都不好。
    翟华看完了田东,又低头看看自己穿得脏兮兮的衣服,因为摔一跤,已经摔出一个洞来的裤子,心里就跟着了一把火似的。
    田东先是纳闷了一下,接着点点头:“我是男孩子。”
    “我不信!”翟华小眉毛一竖,口气冲得不得了。
    田东急了:“你为什么不信,我真的是男孩子。”
    翟华龇牙:“我要看看,看过了,我就信了。”面对比自己文气好几倍的田东,翟华是真的认为,田东指不定就是小姑娘穿了小男孩儿的衣服。
    爷爷跟她说过,有些人有一种想法叫重男轻女,就喜欢男娃,不喜欢女娃。
    指不定东子明明就是一个小姑娘,因为田家的人重男轻女,故意让东子穿上男孩子的衣服,扮成小男孩,东子太可怜了。
    不行,她是正义的使者,她不能让田家的人这么欺负东子小妹妹,她来保护东子小妹妹!
    翟华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她能够证明东子是个小姑娘,那么以后,田家的人肯定不能再逼东子穿男孩子的衣服,可以恢复小姑娘的打扮了。
    这么一来,别人也不会再拿东子跟她做比较,老嫌她太皮,东子是个男孩子都比她文静。
    “看、看看?怎么看?”田东傻眼,这还能看?
    趁着田东同反应过来之前,翟华就跟个小炮弹似的,冲了上去,把田东压在了身下。
    翟华是院子里出了名的皮姑娘,野得厉害,一身力气,比同龄的男孩子还大。
    这对于文气,不爱玩闹的田东来说,真是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毫无悬念地被翟华压在了身下。
    等田东感觉到自己的大腿一凉,裤子被翟华给扒了,最重要的是,他用来尿尿,爸爸说不能随便给人看的地方,还被戳了戳。
    没弄明白怎么一回事的田东想当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翟华碰了碰那条自己身上没长的“小虫子”,确定它还是热乎乎的,不是假的,翟华半是郁闷半是不高兴地说了一句:“原来你真是小男孩儿啊?”
    听到翟华的话,小小的田东虽然还不是特别明白,可依旧屈辱地更加大声地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