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n36 > 都市小说 > 我的镀金时代 > 第二十九章 得遇高人,二进京
    对于文科生而言,高二之后就没有物理课了,确切的说是经过一个会考,然后物理课就算是结束了。

    其实,物理课对于文科生来说相对是较难的,好吧,其实对于理科生也不容易。

    白实秋当年是36中的第一名,他真的无心当什么班干部,可是你要是不挂个职也不好,正好,他中考的时候物理成绩也是第一,于是,出于两年之后就闲了的心思,白实秋便挂了个物理课代表的身份。

    平时就是收收作业,跟物理老师这老头聊聊天,考试的时候您老抬一手。

    从来没抬过……

    还好,白实秋这个家伙虽然是成绩倒数,但是物理成绩还是很强的,初中的时候就很强,特别是中考那一年,虽然他整体考试表现不佳,可是物理是真厉害。

    跟物理老师这老头还是能聊到一起去的,这老头姓陶,平时还是挺和蔼可亲的,可没想到,今天竟然让白实秋如此的意外。

    这老头莫非是个高人?

    结果却听到……

    “老白,你这小子,来,先跟我说说,你跟那个丫头如何了?”

    “什么丫头?”装傻。

    “你小子知道我这老胳膊老腿是上不了楼顶的,但是,就从你扔进来的烟头来分析,其中一个牙齿印很深,肯定是你小子的,另外一个几乎没有,应该是个姑娘,另外,你消失的时候,你们班的那个……”

    “恩师,你怎么说我都行,别牵扯人家。”

    “哈哈,你小子倒是个情种。”

    “你这……”

    白实秋很想骂老不羞的,可是这个节骨眼儿,他哪里敢出口?平时他跟这老头俩人几乎是什么话都敢说的,这个时候要兜着点儿。

    “唉~”这老头叹了一口气,“算是有我当年的风范。”

    “……”白实秋差点儿没喷出来。

    就你这长相,不说身高了,就这么一圈圈的眼镜,你还风范?

    可接着,陶老师就给白实秋造成了成吨的伤害,“你师母当年就是被我这么追到的。”

    两辈子,至少到现在白实秋还是单身的那啥……

    “护着人家,替人家着想,终于有一天,你师母那海拔本来是看不见我的,可是……”

    白实秋这连忙打断,不然自己可真的会扛不住,“恩师,不要再讲述自己的故事了,来日方长,等高考完了,我听你随便讲,眼下时间很紧迫,恩师要是有什么法子还是赶紧的讲出来吧,别玩我了。”

    “哈哈……”陶老师这边笑的很贼,“其实,老白呀,你小子也是听说过的吧?咱们学校现在虽然是市重点,可以前那真的是相当的的省重点呀,咱们学校这高考方面,在全市都是数得着的。”

    “这我当然知道了。”白实秋点点头,这事儿确实,不然老白差一分怎么会来这里呢,只不过眼下嘛,咱们还是说正事儿要紧,很殷切的看着自己的陶老师。

    “你别着急。”陶老师可是别着急的,“咱们学校有经验,而我这个老头子,算是咱们学校比较资深的了,自然也就有经验,所以,高考方面……”

    “我听,我什么都听,只要恩师你的法子,我一定听。”白实秋心里如猫抓。

    陶老师看差不多了,也就不整治这个小子了,“我说这么多,其实都有用。就说你这个小子,若是旁人,我的法子也没什么用,而你小子,恐怕就可以。”

    “嗯?”

    “小子,你原来的物理是不错的吧?”

    “那是呀……当然了,在恩师的指导之下。”白实秋这心里真的犯合计,说物理有毛用?

    他文科生,物理根本不考……此时2000年高考,没有什么大综合,说不考就不考。

    但别说,这一口一个恩师,陶老师真的是乐在其中,白实秋这小子,平时很皮,从来没这么称呼过,眼下……嘿嘿……

    陶老师这乐也是乐够了,也算是爽过了,便讲真格的了,“你现在肯定是觉得高考复习没有头绪,对不对?”

    “恩师就是恩师!”白实秋竖起大拇指。

    “那么,首先,咱们就得捋出个头绪来,你小子之前全是玩闹,眼下也真的是活该,可是,也有机会,你现在呀,第一步,别的先全都不管,把政治给学通了。”

    政治?

    “对,就是它!但,你千万别小看这科,你们学的其实是马克思哲学,虽然这只是很初步的东西,可是这个哲学如果学的通了,那么就可以自己建立一套……”

    “世界观、方法论?”

    “你看,你小子果然可以这么搞。”

    “恩师,那你的意思是,我只要懂了哲学,那么其他的学科就全通了?”

    “对,你可以用哲学的思维方式来学其他的学科!”

    “啊?这个,学生我多嘴问一句,恩师你是不是也用哲学来思考物理问题呢?”

    其实,白实秋这一句,略调侃,可是他没想到,陶老师哈哈一笑。

    “你小子有些天赋嘛,没错,你老师我就是用哲学来搞物理的,而且,其实刚刚我跟你说的那个烟头的事儿,除了观察仔细以外,用的也是哲学逻辑。”

    这话一出,白实秋这脸上异常的精彩。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不会哲学的物理老师他就不是一个好侦探。

    陶老师一见老白这样子,立马就知道他想什么,于是,还得下点儿猛料,“小子,你恐怕更想不到吧,其实很早就已经开始了,各个学科之间的壁垒正在被打破。”

    此时,陶老师给白实秋的感觉那就是一个,世外高人。

    ……

    哐当,哐当。

    绿皮车,这年头还是主力,最关键的是便宜,而从省城到京城,绿皮车至少要12个小时,这跟后世的动车啊,高铁呀,完全不能比。

    但,便宜,让白实秋很满意。

    两个月了,白实秋在这两个月里,基本上就是跟现在一样,主要在研读政治这一门,等读通了一个里面的哲学道理之后,这便去想其他的学科,比如历史,比如文学。

    陶老师那个招法还真的是不错,最关键的是,确实很适合白实秋。

    白实秋本来物理学的不错,这一点,让陶老师看出来,这个小子的逻辑分析能力挺强的。

    要知道,我们现在学物理是不用如前人那样发现什么定律的,我们其实是理解那些个定律。

    这就是分析能力了,而哲学特别是马克思哲学,即辩证又唯物,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分析方法,也就是所谓的方法论。

    有许多很有意思的东西,比如,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句话如果用哲学来分析呢?

    首先,这话就不对!

    以矛盾的普遍性来说,似乎讲得通,但是要知道,矛盾还有特殊性,也就是说,常在河边走就有不湿鞋的,比如,套个鞋套呢?

    所以,这话就是忽视了矛盾的特殊性,如此一分析,思维也就得到了发散。

    以如此的思维方法还面对语文的阅读题,历史的史料分析,确实是得心应手。

    有发散,就有联系,思维更加的活络,不拘泥,白实秋这成绩,通过最近的几次测验来看,真是稳步提升。

    按照目前高考的情况,五科各150分,总共750分,数学基本上全部选C,英语还稍微有些功底,少说能拿30分,而语文,历史,政治三科,只要每一科有70分的表现。

    分数够了!

    白实秋信心是越来越强。

    上辈子自己怎么就没发现陶老师这老头是个高人呢?

    其实一想就通,上辈子自己一直胡混来着,陶老师就算是想帮估计也没辙。

    这次坐火车,当然就是来京城拍戏,把爸妈给劝住喽,经过了一次艺考,他们俩也对白实秋放心,于是,这第二次进京,白实秋便是孤身一人。

    只是带了一个箱子,里面全是书跟习题卷子,连一套换洗的衣服都没有,豁出去了,在京城买吧,毕竟眼下复习是第一要务。

    坐的是夜里的车,那到了京城也就是白天,白实秋这小伙体格好,坐硬座,真的……折磨呀,为了省钱嘛。

    出了站台,拖着个箱子,白实秋这就睁大了眼睛找人,到底是王导还是老周来接自己呢?

    看见了。

    白实秋,一块字牌下面,竟然站了个漂亮的大眼睛姑娘。